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众仆之仆 > 第152章 阿雷佐(下)

第152章 阿雷佐(下)

作品:众仆之仆 作者:九鱼 分类:历史军事 字数:3091 更新时间:19-02-09 22:54

朱利奥已经有段时间没能见到埃奇奥了.

见到他的时候,朱利奥满心欢喜,除了久别重逢外,还有着他对友人与老师的关切与挂念,毕竟埃奇奥所做的事情都很危险——虽然现在的圣殿骑士团已经分崩离析,博尔吉亚家族的势力却空前地强大,他的走狗与鹰隼们遍布整个半岛,除了新的敌人,教皇亚历山大六世也从未放松过对阿萨辛刺客们的打击——阿萨辛刺客们最为深恶痛绝的,并不是圣殿骑士,而是圣殿骑士们一心想要创造的“完美世界”对自由的剥夺与压制。现在,博尔吉亚家族正在以暴力与阴谋达成这一目的。

埃奇奥的面孔上没有丝毫喜悦之情,他一见到朱利奥,就握住了他的手:“列奥纳多.达芬奇出事了。”

——————————

在阿雷佐,米盖尔.柯烈罗见到的是阿尔比齐家族的人,说起来,他们比帕奇更早地成为了美第奇的敌人——他们的家族原先在阿雷佐发迹,十二世纪的时候,迁移到佛罗伦萨,改而以呢绒起家,并且成为了行会首领与城市议员。在1433年,佛罗伦萨与卢卡的战争中,美第奇家族的科西莫判断失误导致佛罗伦萨失利,阿尔比齐家族乘此机会,将科西莫驱逐出佛罗伦萨——但没多久,科西莫.美第奇又重返佛罗伦萨,这次被推翻,流放的变成了阿尔比齐家族的家长。

阿尔比齐家族就此一蹶不振,但很显然,他们从未放弃过对佛罗伦萨的觊觎,尤其是美第奇家族,更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凯撒.博尔吉亚想要为自己寻找一个代理人的时候,阿尔比齐家族就这么落入了他的视线之中,经过数次秘密往来,他们之间几乎已经达成了协议,而米盖尔.柯烈罗,只不过是来做最后确认的。

里尔纳多.阿尔比齐是阿尔比齐家的小儿子,也是前来迎接米盖尔的两人之一,他的名字曾经属于百年前身为佛罗伦萨执政者的一位先祖,正是他驱逐了科西莫.美第奇,他一向自傲于这个名字,并且认为,自己也能做出一样伟大的功绩。

米盖尔.柯烈罗可没那样的好兴致去满足一个小孩子的臆想,他一低头,就看见了里尔纳多斗篷上的家族纹章,“我不是让你们别穿戴有家族纹章或是会让人们轻易认出或是记得的衣服吗?”譬如他,全身上下找不到一点与博尔吉亚家族有关的东西。

“只是一个小纹章而已。”里尔纳多无所谓地说,“快来吧,我为您准备了一场盛大的迎接仪式。”

听到这个,米盖尔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了,他虽然对列奥纳多说他要去找找乐子,但这纯属借口,他喜欢女人,却不会在办重要事情的时候分心:“让无关的人都滚,”他蛮横地说:“我们是来谈事情的,不是玩儿女人的。”

里尔纳多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米盖尔才不在乎这个呢,他们很快来到了一处隐蔽的宅子里,宅子里装饰奢华,空气中还残留着馥郁的芳香气息:“是阿雷佐最好的娼妓。”阿尔比齐家族的另一个人遗憾地说:“我们特意为了迎接大人而邀请的。”

“你们没说是为了谁吧。”如果是,米盖尔大概会转身就走。

“没有。”打量着米盖尔愈发不耐烦的脸色,阿尔比齐家族的人也不敢再说些什么。

“我的主人,预备在十二天后,派遣一支有着三千人的军队来到阿雷佐城外集结待命——到了那时候,你们的人要在阿雷佐掀起一场暴乱,当然,针对美第奇家族与佛罗伦萨,等我们看到了火光,我们就进到城里来——为了平息暴乱,这将是一个不得已的行为。”

“然后我们能够得到阿雷佐吗?”里尔纳多.阿尔比齐迫不及待地问。

米盖尔皱了皱眉:“可以,”他干脆地说,反正这些在他离开前,凯撒.博尔吉亚都对他面授机宜过:“你们可以得到阿雷佐,”他笑了笑:“阿雷佐大公,如何?这个称呼挺动听的吧。”看着阿尔比齐家族的小子那张因为兴奋而涨红的脸,米盖尔满怀恶意地想起凯撒所描述的,他说,这些人,连狗都不如,狗都要见到骨头才肯摇尾巴、干活儿,他们呢,只要你让他们听听骨头撞击发出的声音就行啦。

“但你们一定要掀起一场足够大的暴动才行。”米盖尔说,“这样我们才能站在正义的立场上。”

“这个没问题。”里尔纳多.阿尔比齐骄傲地说,“阿雷佐对佛罗伦萨与美第奇不满的人多了,我们会冲入官邸,将里面的佛罗伦萨官员都拖出来绞死。”说到这里,他激动得几乎呼吸困难。

“还有这里的雇佣兵队长,”米盖尔提醒道:“你们收买了他吗?还是他身边的人。”

“他曾与他的副手之一产生矛盾。”阿尔比齐说:“等到那晚,背叛的匕首会直接刺入他的脊背。”

“那么,就这么定了,7月8日。”米盖尔说,一边站起身来:“晚祷前,我们会看着阿雷佐,你们的人要记得让火光照亮天空,另外,打开城门。”

“我发誓。”里尔纳多.阿尔比齐一口承诺道。

——————————

米盖尔.柯烈罗回到旅店的时候,明亮的月光已经取代了最后的残阳,他一推开他与列奥纳多共同的房门,门上就翻下了一个小匣子,匣子里装着的全是绘画所需用到的矿物粉末,一下子就将刺客的视线遮挡了大半,但即便无法看见,米盖尔也绝对不会畏惧一个工匠,哪怕大部分画家与雕塑家的手都很有力,但他们终究是艺术家,而不是刺客,他们或许能够记录死亡,却无法制造死亡。

米盖尔只向下一探,就牢牢地抓着了列奥纳多.达芬奇的手,这只手里抓着的一把匕首,被米盖尔轻而易举地夺过,与此同时,他将对方往自己怀里一带,一抬膝盖,撞在了男性最脆弱的地方,在听到一声悲惨的叫喊声后,米盖尔手上用力,将那个蠢到胆敢刺杀他的家伙翻倒在地,又恶狠狠地给了他几下,确定他没有可能再爬起来才罢休。

这些动作,对米盖尔来说,就连热身都不够,他活动了一下脖子,走到桌边,点燃了蜡烛,再回头瞥了一眼,果然是列奥纳多.达芬奇,“你应该感谢大人对你的赞赏,”刺客说:“不然你现在已经被我割断喉咙了。”他端着蜡烛走到列奥纳多身边,一脚踩住他的肩膀,一手倾斜,将滚烫的蜡油滴在列奥纳多的脸上。

列奥纳多大声喊叫,但其他房间里的人,旅店的人,都像是死了一样,没有一个人出来瞧瞧这是怎么回事,列奥纳多倒不意外,毕竟他在黄昏的时候,想要出去却被阻拦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指使,或是收买你的人是谁?”米盖尔问:“西班牙人,法国人,还是意大利人?”

“没有……”列奥纳多喘息着说:“我只是……好奇,好奇而已……”

米盖尔将蜡烛又倾斜了一点,他脚下的身躯痛苦地颤抖着,但带给刺客的只有越发愉快的心情:“你以为我蠢吗?达芬奇?”

他将脚往上移动了一点,粗糙的木头鞋底磨破了那些被蜡油烫出的水疱。

列奥纳多惨叫着,他知道,自己不说出点什么,博尔吉亚的恶犬是不会放过自己的:“我……我终究还……是一个……佛罗伦萨人……”他哭泣道:“我看到了……阿尔比齐家族……的纹章……”

米盖尔低下头,“我就说过。”他抱怨道,然后往列奥纳多的太阳穴上踢了一脚,把他踢晕过去。

——————————

一位阿萨辛刺客从留在阿雷佐广场旅店一角的暗号发现事有蹊跷,但他不知道这是那位同伴留下的,直到传到了埃奇奥这里,他一下就认出了这是属于列奥纳多的标记——反过来用镜子才能看明白的签名。

从几个修士的口中得知,他们确实在阿雷佐的城外见过列奥纳多.达芬奇——是的,他们认得他,因为他们之前在米兰的圣艾米利亚感恩教堂做过工,为这位画家打过下手,不过自从那之后,他们就没再见过他——直到米兰陷入战乱,他们逃到了阿雷佐来,才又一次遇见了列奥纳多.达芬奇,他身边只有一个雇佣兵,戴着面具。

朱利奥又设法从阿雷佐城内的人那儿得到了些线索,他们说,那个戴着面具的雇佣兵,一个孩子看见他在巷道里摘下面具,他的脸上有一道深刻的疤痕,几乎将面孔切做两半,十分可怕。

“是博尔吉亚的米盖尔.柯烈罗。”朱利奥说:“凯撒几乎离不开他,不会只是为了保护列奥纳多.达芬奇就把他派出来。”

“那个孩子……”朱利奥问:“他看见米盖尔去见的人的脸了吗?”

“一个。”埃奇奥说:“但我不知道他还记得多少。”

“试试吧。”朱利奥说。

一天后,朱利奥完成的画像被送到了康斯特娜.美第奇的手中,她把它交给了自己的丈夫,而塔纳.内里一眼就认出了里尔纳多.阿尔比齐的脸。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添加书签"记录本次(第152章 阿雷佐(下))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众仆之仆》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爱有声读书(www.aysds.com),谢谢您的支持!!